北京市发布了新版北京市积分落户管理办法

7月16日北京市发布了新版《北京市积分落户管理办法》。7月17日开始,正式版《积分落户管理办法》和《积分落户操作管理细则》实施,也就是说从17日开始,北漂一族就可以申报积分落户。

根据流程:2020年的积分落户申报于7月17日正式开启,8月15日系统关闭,10月15日公示年度积分排名及可以落户的人员名单。这一次公布的北京积分落户办法,有两点需要值得注意:

第一,本次积分落户细则已经从“试点版”向“正式版”转变。2017年北京公布了“积分落户办法试行版”,试点期3年,2020年已经到期。

所以本次公布的北京积分落户办法是正式版,将会长期稳定执行,短期内不会很难再有调整的可能。

第二,本次确定的“每年积分落户规模”依然保持在“6000人左右”,但不排除将统筹考虑城市发展需要,择机适度扩大年度落户规模。

但是同时北京发改委也强调:

“每年6000人的落户规模,如果再考虑后续亲属投靠,未来每个家庭还会连带1-4个人落户,对北京人口调控带来一定挑战”。

每年6000人的积分落户规模,大概会带来2万左右的户籍人口,10年就是20万,到了2035年,北京大概会新增户籍人口30万。

这个规模已经给北京人口调控带来一定挑战了,由此可见北京后面增加积分落户人口规模的可能性应该非常低。

因为北京常住人口需要长期保持在2300万以内,这是一个人口红线。

北京落户难,主要难在两个方面原因:

第一,北京外来常住人口规模依然太过庞大。

根据北京统计局的数据,2015年北京外来常住人口规模达到顶峰的822万,2019年压缩到了745万,4年外来常住人口就压缩整整77万。

但接近750万的外来人口规模对于北京来说,城市公共服务配套的压力,依然巨大。

这750万人肯定都想在北京落户,一个是解决孩子的教育高考问题,希望能够享受北京优越的教育资源和高考优势。

另外一个就是解决异地“留置儿童”问题,希望孩子能够在父母身边上学,得到父母的关爱和照顾。

第二,北京的城市公共服务资源真的已经高度紧张了,不管是学校,还是医院,都已经处于超高负荷运转的状态。

在北京上学难,就医难,程度比其他城市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我们来看一下历年北京新生婴儿的数据就明白了:北京近几年已经迎来出生高峰期。

20年前的2001年,北京户籍儿童出生人口仅有5.3万人,非京籍新生婴儿仅有2.6万人,合计8万人。

但是从2008年以后,新生婴儿高速增长,迎来了人口出生高潮。

2016年北京户籍儿童出生人口高达17.3万人,非京籍新生儿童高达10.2万人,当年总婴儿人数就达到了28万人,则将会给未来北京的义务教育带来巨大的难题。

我们可以再举几个数据:

2020年北京迎来入学人数的高峰,适龄入学儿童数量高达20万人,其中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的学位缺口高达7.5万,北京教委提出“先满足有学上,再谈上好学”。

东城区截止到6月份,采集子女信息超过了1.5万人,小学一年级的学位缺口是5000个,2020年迎来入学最难时期。

西城区2020年小学毕业生1.2万人,小学一年级新生2.1万人,缺口高达9000人,是历年来的新高。

显然北京城市人口已经“超载”了,首都的城市公共服务已经“喘不过气”来了,落户松绑和扩大积分落户规模的可能性几乎是很小很小的。

对于近750万的“北漂一族”来说,未来落户北京的几率极低:

2018年,北京市共有12万余人进行了积分落户申报,最终落户规模为6019人,落户比例为4.8%。

2019年共10.6万人参与申报,有6007人入围,成功落户的比率约为5.6%。

因此我们认为,北漂一族应该尽快选择在“天津”或“廊坊北三县”地区进行落户,完成对户口的最终落定,以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教育。

第一,高学历型的北漂,尽可能选择在天津落户。

2018年天津公布“人才海河计划”以后,天津落户撕开了一个口子,尤其是对于本科学历型落户,难度降低。

而且天津的教育水平及高考优势,同样在全国比较靠前。因此对于本科学历型落户,必须首选尽快在天津落户。

为了解决“工作北京,居住天津”的问题,建议落户天津可首选在“武清”和“宝坻”买房落户,未来可通过“通武廊”和“京唐城际”实现通勤。

工作在北京南的北漂,天津落户首选在武清买房;工作在东部的北漂,则可以首选宝坻来作为潜力股。

相对其他“落户零门槛”的城市而言,天津落户难度还是比较高的,除了全日制本科学历之外,还要求档案可迁,异地社保抽查等条件。

第二,非高学历型的北漂,首选在“廊坊北三县”落户。

如果觉得天津落户难度高,或者通勤太费时间太远,那么可首选在廊坊北三县落户。

2020年5月廊坊市决定对人才引进落户进行全面放开:全日制大专学历以上+本地就业证明(或注册公司)就可以落户,难度比天津大大降低。

廊坊北三县的户口含金量比天津略有不足:目前的教育资源及高考优势都远远不如天津。

但是优势也比较明显:一个是距离近,可以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,能够有效解决“留置儿童”的教育问题。

另外一个就是从未来看,北京优势教育资源正在向北三县转移,包括大厂的人大附中,北京五中等,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的优质资源可以共享。

我们认为,2020年是北漂落户廊坊北三县的最佳“窗口期”,一旦错过,后期可能会收紧:目前常住人口规模最大的燕郊已经有了落户收紧趋势。

而大厂和香河,目前还相对比较容易落户,但目前落户人数迅速增长,落户的周期也越来越长。

北三县地区目前房价较低,落户相对容易,而且也有地铁规划预期,应该是北漂一族最佳的落户置业窗口期。

综上所述,我们认为北京积分落户规模未来扩大的可能性非常小,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北京城市公共服务功能已经完全饱和,连京籍人口都面临“上学难、就医难”的问题,因此大量增加户籍人口长期看是不太现实的。

我们的建议是北漂一族应该尽快借助“政策窗口期”选择在天津或廊坊北三县地区进行落户,完成城市生活的最后一道程序。

其实这对于天津及廊坊来说,也是一次巨大的发展机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