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产税迟迟未能出台原因其实很简单

对于房产税(讨论的是房地产税,姑且叫做房产税)的讨论,我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了,我只记得2009年我做过一期专题,讨论的是房产税已经空转10年,可想而知,到今天,房产税依然还在路上,只听脚步声不见人下楼。

前几天,网传“第七次人口普查中,首次把查房信息纳入普查范围,是不是意味着要为收房产税做铺垫?”后来,统计局回应称,以房“查人”是世界普遍采用的方式,因为人都居住在房子里。“查房”目的是为了查准人口,了解人口的居住状况、生活设施、房租水平等,可以更好地反映当前民生问题。

可以理解,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人们敏感的神经紧绷起来,对于房产税,好像大家既期待又怕。因为心里明白,迟早要来,只是怕自己没有准备好。

回顾以往,房产税迟迟未能出台,原因其实很简单,大家所说的关于土地出让金、70年产权以及几套免征等问题尚未厘清之外,更多在于牵扯到的既得利益者太多才是最关键的。

可是不征显然是不太可能,逃避是逃避不了的,而且当前面临的很多问题也是跟没有房产税有很大关系。我想说,房产税一定不是给广大普通老百姓(603883,股吧)制造压力的东西,更应该体现更多人的公平。

10月12日,经济学家樊纲表示,没房产税和资本利得税,或是收入差距拉大重要原因。他分析道,中国对劳动工资征税,但对个人资本收入是不征税的,没有房产税和资本利得税,而这可能是导致收入差距拉大的一个重要因素。他还提到,只要房价上涨速度跑赢工资,那么就一定会出现财富两极分化,而一旦处于弱势地位,就很难改变。

很显然,樊纲的话赢得了很多老百姓的欢呼,觉得说到了问题根本上。可是就连樊纲自己都承认,实施起来太难了。我想说,即便再难,我们没有别的路可走,只有坚定走下去。

对于难以推进的问题,还有两位专家也说得非常准确。

经济学家贾康认为,房产税开征势在必行,但起步阶段不会出现一刀切的情况。房产税不仅会对房地产市场起到“压舱促稳”的积极作用,还有“优化收入再分配和财产配置再分配”。最重要的是,在他看来,房产税迟迟不能进入立法日程,并不是因为法理上的障碍,而是“攻坚克难的推动力量尚不足以冲破来自既得利益的阻碍。”

对于阻碍,房地产经济金融专家孟晓苏也认为,不征房产税会继续使两部分人的利益受损,一个是最后买房的那些年轻人,另一个就是农民,这两个群体都是弱势群体,他们没有什么话语权。另外,由于过去几乎把所有的城市居民都营造成了既得利益者,他们就会反对房产税。

当被渲染成“你支持房产税就是因为你没房或者承担不起买房”时,大概也就知道背后的逻辑了。我倒觉得其实没有那么绝对,还真不是说支持者都是没房子的,有房子的就一定反对。显然,我们不应该也不能这么狭隘。

但有一点,我必须强调,老百姓之所以害怕可以理解,被很多人忽悠着,他们成了利益既得者的挡箭牌。他们经常说房价下跌怕什么?富人总比穷人抗跌。房产税也是这个套路,富人不怕征收,穷人才怕征税,因为富人根本就不在乎。事实上完全不是如此,还真不是说你越有钱就越不在乎损失。

实际上,房产税即使开征,它也应该是一种累进税,房子越大越多,税率会越高,房子本来就不多且不好的低收入群体影响就很小。尽管如此,房产税推进的阻力依然非常大。

那接下来的五年有希望开征吗?

近日,财政部在《远景目标建议》的辅导读本中,详细谈到下一个五年关于房产税的推进问题。在谈及进一步完善现代税收制度时提到,按照“立法先行、充分授权、分步推进”的原则,积极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改革。这也就意味着下个五年,房地产税仍将继续稳步推进。

这到底传递了什么信号呢?或许反对房产税者还有喘息的机会,因为料定房产税不会快就来。首先,房产税是肯定要来的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其次,稳步-稳步-稳步,意味深长,稳步推进则意味着不会贸然推进,这是已经做好各种铺垫的,五年内如果能完成立法就已经算快的了,即使出来,相信对大多数普通百姓影响不会太大。最后,房产税完善将推动房地产长效机制的最终建立,需要靠法治约束。

未来五年内,房产税能推进到什么程度,我们拭目以待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光宇吐楼市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